领军人物 >> 领军人物 >> 文章阅读

用责任和汗水铸就无悔青春

发布日期:2018年01月03日     发布者:系统管理员

 用责任和汗水铸就无悔青春

——记中铁七局武汉公司贵州天河潭项目部总经济师李满虎

 

没有激情满怀的豪言壮语,只有一线工地的默默坚守;没有惊天动地的英雄壮举,只有对企业的忠诚奉献。他,一个勤勉朴实、沉稳内秀的西北小伙,参加工作9年多来,一步一个脚印,先后经历了武汉货车外绕、福建南厦高速、汉宜铁路、贵州天河潭景区等项目的磨砺,以工地放飞梦想,在平凡中体现责任,用汗水浇灌硕果,在铮铮誓言中谱写了自己的无悔青春。

他就是中铁七局武汉公司贵州天河潭景区提升建设项目部总经济师李满虎。

扎根一线的“排头兵”

2008年8月,李满虎从陕西铁路工程学院道桥专业毕业,分配到武汉货车外绕线实习,他深知施工一线就是成长锻炼自己的最好舞台。在工地,他利用一切机会抓紧学习,向同事和师傅们请教,勤跑现场,很快就适应了工地单调而紧张的节奏,在工作中独挡一面。2008年底,李满虎调汉宜铁路,独立负责5公里客货双线的路基、桥涵施工技术管理工作,并在当年同标段施工进度劳动竞赛中获得第一。

    为弥补理论知识的不足,他利用业余时间参加了成人高考,在湖北工业大学取得了土木工程专业本科学历。并先后通过了质检员证、市政二级建造师考试和副主任工程师资格评审。有同事不解地问,一个工经人员,考质检员证干什么?他却回答:“如果一个项目质量上出了问题,经营效果再好,也是空谈”。2011年11月调南厦项目任工程部长后,他独立解决了42米高墩(双墩)支架搭设难题,针对混凝土蜂窝麻面等质量通病,编制了作业指导书,严控施工过程中的砼配合比、塌落度、模板缝隙,保证了工程工期、质量,受到了业主和监理的一致好评。2013年9月,李满虎调机关工经部任片区主管工程师,他积极在分管项目推广精细化系统管理平台。这期间,他撰写的理论文章《探析高铁路基桥涵施工质量控制要点》在《城市建设理论研究》杂志发表。由于业务水平突出,2014年被中铁七局集团授予“工经系统先进个人”称号。

能干会算见真功

李满虎常说:工经人员就好比项目的“管家”,把控好成本,多创造效益,是职责所在。

面对协作队伍的一次次“善”言“好”意,他婉言谢绝,一笑置之。个别队伍老板见他“轴”,多次放言要找“茬”,并到办公室“抖狠”,他不为所动,坚持按章办事。面对上门理论和公关的老板,他对他们说:“把工程干好是本份,该给你的一分不少,多一分也别想要”。2014年,李满虎在某项目成本核查时,发现在路基附属工程土工格栅分包结算时,超出物资供应计划1万多方,事后他找项目部及时将超结算款扣回,仅此一项就为企业减少损失数十万元。

2016年1月调贵州天河潭项目部后,针对景区河谷地带材料运输困难的实际,他与带班人员勘察地形,设计卷扬机轨道,解决了砂石料、钢筋、石材等大宗物资传送难题;组建了一支由当地人组成的背篓队,解决了外地劳工不善山地负重作业的难题,有效降低了人工成本。他还和项目总工、现场施工人员一道,对景区内材料超常规运输多方取证,并邀请业主、监理、审计人员察看景区施工的困难情况,对定额中措施费用远远不能满足现场实际情况进行积极沟通,得到参建方的一致认同,最终使内景施工扭亏为盈。同时,针对项目“三边工程”的特点,将经营工作重心前置,从方案设计、工艺选择、概算编制等方面下功夫,为项目开源节流,争取各方理解和支持,努力为项目多创利润。

苦累当成一种磨砺

在生活中,大伙亲切地称他“虎子”。不仅因为名字中有一个“虎”字,更是因为工作风风火火、虎虎生威。

2013年3月,正在公司工经部工作的李满虎,突然接到上巴白项目部进行清概的任务。正处于热恋中的他二话没说,立即启程赶往位于四川甘孜自治州海拔4000多米的项目工地。由于受业主资金链断裂影响,工地劳资矛盾突出,项目部经常被围堵,加之交通、通讯不便,项目部基本处于“孤岛”状态。在上山后的六个多月时间里,除了请假三天回武汉办理结婚手续外,他与项目部同事一直坚守工地,办理清算、变更、索赔手续,直到出色完成任务后才返回武汉。由于在办完结婚手续后,数月无法回家,加上山上信号不通,一度被女方家人和同事误解为“骗子”。

2016年9月,正值天河潭景区施工大干的关键时期,分管项目部工经的他,主动请缨,与另一名同事包保核心景区旱洞的施工任务。由于照明线路还没来得及铺通,盛夏的贵阳,尽管洞外骄阳似火,但洞内却漆黑一片,他和同事一道,带领300名民工,头顶头灯,每天在长1.8公里狭窄、阴暗的溶洞中穿行,进石材、铺地板、做围栏,一干就是十几个小时,污浊的空气、不通风的环境,几次几乎使人窒息晕倒。经过十余天的拼抢,终于按期、安全兑现节点工期,为当年实现“十一”开园目标赢得了宝贵时间。

当谈到妻子和家人时,这位坚强的北方汉子,只有满眼的柔情和歉疚。因为长年在外漂泊,工作繁忙,回家成了工程人一种奢侈“福利”;远在武汉的妻子只好一次次请假,到千里之外的工地“反探亲”。结婚4年多来,要孩子的“工期”却一推再推……

说起这些,有人问“虎子”:作为一名工程人,你觉得后悔吗?他说:“社会是个大舞台,工地是个大融炉。把最美好年华奉献给最好的时代,才能对得起这无悔的青春。”(周世平)